信息查询:
澳门凯旋门官方网址 | 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行业资讯
协会概况
多地关停小贷公司 小贷公司路在何方?
2019-04-25 来源:中研网 浏览次数:24

    经历繁荣发展后,小额贷款公司迎来"寒冬期"。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吉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日前公告称,该省共有110家小贷公司列入限期整改,发现6家小贷公司涉黑涉恶线索并移交省扫黑办。除吉林省外,包括河南省、四川省、山西省在内的多地都开启了针对小贷公司的整治"风暴"。根据央行发布的数据,在2016-2018年的三年间,小贷公司数量减少了777家,仅去年一年就减少了418家。分析人士认为,提高风控水平和金融科技实力是众多小贷公司的当务之急。监管应统一设置小贷公司的内部风控体系。

    多地关停小贷公司

    近期小贷公司屡次出现被限期整改、取消业务资格的现象。根据吉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4月19日公告,通化亿豪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向该局申请注销,该局拟同意取消其试点资格。4月3日,长岭县玉麒麟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也向吉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申请注销,该局拟同意取消其试点资格。

    据吉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苗忠4月17日介绍,通过半年时间的清理整顿,吉林省共有110家小贷公司列入限期整改,304家小贷公司列入清理整顿,发现6家小贷公司涉黑涉恶线索并移交省扫黑办,预计到2019年底前,吉林省小贷公司数量将压降至420家左右。根据央行此前公布的数据,吉林省2018年末小贷公司数量为488家,这意味着2019年将关闭68家左右。

    不止吉林省,1月8日,河南省政府金融网集中发布5则批复,取消了辖区内18家小贷公司的试点资格。2018年4月、5月,四川省共取消46家小贷公司业务资格,并对25家小贷公司进行停业整顿。2018年6月,山西省也取消了30家小贷公司试点经营资格,要求不合格主体退出市场。2018年12月,江苏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宣布终止全省89家小贷公司相关经营资格。在这轮小贷公司关停潮中,也不乏知名企业旗下设立的小贷公司。今年3月11日,企查查数据显示,小米金融旗下珠海小米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销。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表示,小贷公司成立门槛较低,机构数量众多,导致很多公司负责人不珍惜该牌照,再加上小贷公司外部融资困难,为了盈利和生存,很多小贷公司违规经营,高利贷、套路贷等乱象丛生。而取缔和关闭小贷公司可以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有利于清除行业毒瘤,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数量、贷款余额、从业人员齐降

    从央行公布的最新数据来看,小贷公司正面临公司数量、贷款余额以及从业人员"三降"格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全国共有小贷公司8133家,较2017年末减少418家;贷款余额9550亿元,全年减少190亿元;从业人员下降至9.08万人,去年一年超过1.31万人离开小贷行业,另谋出路。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2013-2015年,我国小贷公司进入快速发展期。2015年末,全国小额贷款公司达到了最高峰8910家,从业人数达到11.73万人,贷款余额达到9412亿元。2016-2018年,小贷公司行业风险频发,机构数量逐年下滑,三年时间里,小贷公司数量下降777家。在贷款余额方面,2015-2018年四年间,除2017年小贷公司贷款余额出现微增,其余三年均呈现下降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在小贷公司中,网络小贷牌照因不受地域限制,可以凭借互联网平台、产业链、大数据等多重优势迅速拓宽市场,增加新的利润空间,一度成为各路资本争夺的对象。但是由于高利贷、暴力催收、变相现金贷等问题不断曝出,网络小贷公司也迎来了强监管,网络小贷牌照被紧急叫停。

    分析人士指出,小贷公司数量和贷款余额的骤降主要源于行业加速分化。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指出,小贷公司数量众多,8133家机构中,一半以上在2011年之前成立,未能很好适应贷款业务互联网化和金融科技化的趋势,经营日趋困难。从数据上看,小贷公司平均贷款余额1亿元,平均注册资本1.2亿元,整体实力弱且分化明显,个别体量较大的小贷公司注册资本近百亿,而小机构不过几千万。此外,贷款业务的线上化打破了区域界限,加速了机构间的优胜劣汰。

    在王诗强看来,小贷公司成立门槛较低,导致前些年小贷公司牌照发放过多,而这些小贷公司实力较弱,在风控模型和团队组建等方面投入不足,众多小贷公司风控水平一般,坏账率和运营成本居高不下。再加上小贷公司管理办法出台后,外部融资限制较为严格,这些原因导致小贷公司被迫选择退出。如果政策不改变,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小贷公司退出经营,贷款余额也会进一步下降。

    谋求转型之路

    自2008年5月原银监会、央行发布《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开始算起,我国小贷公司的发展已经过去了十一个春秋。在数量缩水、贷款余额负增长的状况下,小贷公司的转型迫在眉睫。分析人士指出,从小贷公司自身发展来看,备受巨头青睐的网络小贷不失为其未来发展的方向。

    王诗强表示,目前,传统小贷公司资金实力较弱,急需增资,提高风控水平和金融科技实力是众多小贷公司的当务之急。在当前政策下,应积极开展助贷和联合放贷业务。在人群定位方面,紧跟政策走,定位于服务三农、小微企业贷是不错的选择,可能获得更多的银行资金支持。此外,如果有机会,积极转型互联网小贷。

    薛洪言认为,相比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放贷机构,小贷公司的杠杆率最低,自营贷款规模空间受资本金的制约很大。对于头部小贷公司而言,自营+助贷模式会成为重要的发展趋势。

    虽然互联网小贷备受重视,但是继互联网小贷暂停批设后,目前监管层尚未出台统一的网络小贷监管政策,仍沿用传统小贷的监管政策,使得行业发展难以得到针对性支持。证监会前主席肖钢日前表示,加强互联网小贷监管,提高准入门槛,并根据互联网小贷的经营模式、规模、合规情况、风险管理水平等方面建立分级的管理机制,对评级较差的互联网小贷应限制其杠杆、限制其展业范围,甚至要求退出市场;对评级较好的则给予较高杠杆,允许跨区域经营。

    薛洪言指出,小贷公司正迎来优胜劣汰的高峰期,站在监管机构的角度,可出台鼓励小贷公司并购重组的政策指引,疏通小贷公司的退出渠道。王诗强分析称,当前,小微企业和个人融资依然面临着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特别是三四线城市,建议监管出台政策时不要一刀切。对于部分欠发达地区,对合规经营的小贷公司给予更多的融资支持。